星月书吧 > 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正文 第101章 择命10(完)
星月书吧域名由www.xyshu8.com更换为www.xy48.net-------          【 】,

               郑向律醉了,火锅也就只有程锦他们自己吃了。

    小安说:“如果这顿是他请,他醉成这样也付不了款啊。”

    “拿他卡直接刷啊,我相信给你十分钟,你能破解他所有密码,让他倾家荡产。”步欢盯着锅里的肉片,一看熟了,立刻捞自己碗里来,没办法,不眼疾手快,马上就会被别人捞走。

    “哈哈……你太夸张啦……”小安乐滋滋地谦虚着,“郑先生相比一般人防范意识肯定是更强的,但肯定也不难破解啦。”

    闻言,程锦也看向已经醉趴下了的郑向律,看的时间稍微有点久。

    杨思觅看着程锦,“程锦。”

    “嗯。”程锦应了声,但注意力仍没回来,“游铎,找下郑向律的手机,叫他朋友来接他,现在他这样我们也没法照顾他。”他又示意韩彬,让他去看看郑向律。

    韩彬点头,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郑向律身边,观察了一下,扒扒眼皮,又按了下颈动脉,然后对程锦摇头:没问题。

    游铎等在旁边,韩彬检查完后,他便开始翻郑向律的口袋,找到手机,按亮屏幕,发现有密码,他又找出郑向律的钱包,翻出他的证件,试了下密码,试了几次后成功了,他看向程锦。

    程锦又看了眼趴着的郑向律,打了个手势:好好查一下。

    游铎便打开电脑,到一边工作去了。

    小安用力指自己,做口型:我呢?

    游铎摆手,示意不需要帮忙。

    程锦笑道:“你吃饭,争取帮忙把他那份也吃完。”他回归了本职,开始帮杨思觅捞菜。

    “烫……”杨思觅嘶了声。

    程锦道:“烫到了?我看看。嗯,没事。”

    景行止托着下巴望着他们,“亲一口就好了。”

    程锦,“……”

    “看我做什么?你们平时不是这么疗伤的?难道突然不好意思了?我不看你们成了吧,快亲吧!”景行止做作地扭开了头。

    程锦倒了杯了饮料给杨思觅,摸摸他的头发,“吃慢一点。”

    叶莱道:“老大,回去我们自己也可以弄火锅吃,这个多方便。”

    “嗯,调个锅底就好。”步欢同意。

    小安道:“自己调麻烦,锅底可以买。”

    景行止道:“你们那办公室,吃火锅不错。”

    “……”程锦看着他,如果他真来替陆昂,办公室不会被他整得乌烟瘴气吧?

    游铎很快完了工,抱着电脑去给程锦看他的成果,其他人也围了过去。游铎整理出来的信息主要是备忘录信息、通话记录、短信以及社交软件上的信息。他低声说:“我全部都导出来了,回去再详查。”

    程锦点头,“好,先吃饭。”又把郑向律的手机给了叶莱,“打电话让他朋友来接他。”

    “嗯,好。”

    游铎回到自己位置上,看到有人帮他留了一碟菜。

    步欢笑道:“是不是很感动?!我帮你留的。”

    游铎说:“油都冻住了。”

    步欢立刻改口,“都是他们,非要给你留,我就说冷了不好吃吧。”

    游铎说:“没事,我再涮涮。”又对其他人道,“多谢。”

    步欢被噎得直翻白眼。

    叶莱通知的人是催志毅的父亲催广文,他立刻便答应了来接人,而且来得很快,感谢了他们一番便带着郑向律先走了。

    程锦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也道:“走吧,我们也回去。”

    结了账,大家要上车时,景行止道:“我来开车,带你们去个地方。”

    “去哪里?”

    景行止神秘兮兮地道:“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景行止开车转进一条老街,“粉红色的那片,你们看到了吗?”

    夜色中,远处有一排店店门开着,粉色的灯光从屋里倾泄出来,柔柔软软地铺了一地。

    叶莱道:“特殊服务行业。你带我们来看这个?”

    景行止笑眯眯地道:“我一直对那个遇上色鬼的小女孩很感兴趣……”他接受到了一片白眼。“哟,你们这什么表情。我是对她的遭遇感兴趣。你们老大不是想了解这里的民生吗,和底层人物多接触不就了解了?而且那女孩以前也是三中的学生,对三中的某些情况应该了解不少。”

    韩彬道:“说了这么多,总之,你要带我们去嫖?”

    步欢张望着,“我看这种地方,不会有什么好资源,这到底谁嫖谁啊。”

    “你闭嘴!”叶莱拿杂志扇了下他的头。

    小安好奇地道:“这里也接女客?”

    游铎道:“你是说牛郎?应该没有,像这里的贫穷地方会是男权占绝对统治地位,并且也不可能开放到接受同性恋,所以只会存在女性工作者。”

    程锦道:“景行止,你昨晚来踩过点?”

    景行止转头,露出一副“你怎么又知道”的表情,“来晃了一圈,不过那小女孩昨晚有人要陪,我便付钱定了她今晚的时间。”

    程锦道:“我们这么人去不合适,太惹眼了,你还是把人带出来吧,只要给的钱够,我想应该能把人带出来。”

    “哈哈……你蛮有经验的嘛。”景行止道,“行,我去一趟。”他抓了抓了头发,不知道是想它看起来更有型一点还是更乱一点,又把衬衫扣子一解,只剩中间一颗还挂,坦露着大片的胸腹,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上面的纹身与疤痕,然后把外套往肩膀上一搭,下车,点了支烟叼嘴上,晃荡着朝那片粉色温柔乡走去。

    韩彬道:“伪装做得不错。”

    有人反对,“这难道不是他的本质吗?”

    过了十几钟后,景行止带着一个画着浓妆穿得挺少的女孩上了车,女孩明显很害怕,像只兔子一样缩着身体。

    “步欢去开车。”景行止笑着推女孩坐下,自己坐到她身边。

    叶莱对那女孩道:“别怕,不会欺负你的。”

    小安也笑着招了下手,“你好。”

    女孩看到有女性在车上,脸色稍微好了点,露出个紧张地笑容。

    步欢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子,女孩感觉到车要开了,又紧张了起来,景行止笑了声,“害怕?”他拿出钱包,抽出几张大额纸币放到女孩手上,“拿着钱,就不那么怕了吧,在心里多念几遍:风险与金钱同在。”他转头对程锦道,“那个店长收了我几十倍的钱,好像认定我会让她接下好多天都干不成活。”

    你看起来就很禽兽。大家在心里默默地说。

    景行止转回去对女孩道:“讲你的故事来听吧,我喜欢听故事。”

    女孩不解,“什么故事?”

    “可以先说说你碰到鬼的故事。”景行止晃了晃手上那叠纸币,“讲得好听,可以都给你。”

    女孩盯着那些钱,“给我了你不会再抢回去?”

    “不会,我不缺这点小钱,骗你这种小女孩算什么本事,我不做这种事。”景行止先抽了一张钱递给她,“说吧。”

    女孩沉默了一小会,然后下定决心般地道:“不是鬼,我是被人拖去了坟地,一些男人,他们……不止一次,白让人上也上,后来就出做了。”

    景行止点头,又递了张钱过去。

    女孩捏着钱,继续道:“我家很穷,爸妈都是没本事的人,他们在外面打工,家里只剩我和我奶奶。有一天,有个混混不知道为什么在路上拦我……后来,那些混混会到学校来找我,我躲不了,老师也管不了,他们会直接把我从教室里拖出去,很多次……”

    景行止递了几张钱过去,“没和你父母说?”

    “只说过有人欺负我,他们叫我别惹事,说我不先招惹人,谁会……”女孩哽了一下,接着说,“我奶奶……我不敢跟她说,不过,她现在已经去世了。后来我怀了孕,那个混混头子不让我打掉,我很害怕,告诉了我爸妈,他们回来了,骂我丢人不检点,他们说只当没生过我……他亽我丢人,所有人都觉得我丢人。后来我出来做了。”

    景行止转头问大家,“你们谁有问题要问?”

    小安在哭,哭得越来越大声,叶莱抱着她在安慰她。那女孩先是愣了,然后也开始哭,不过,她哭得无声无息,只看得到整个人一直在抖。

    景行止无奈地看向程锦,看到程锦也正抱着杨思觅,便戏谑地笑,“小思觅,你也哭了?”

    程锦随口道:“是我要哭了,他在安慰我。”然后他看向那个女孩,低声道,“等会再问吧。”

    景行止看看身边哭得停不来的女孩,把手上的钱全塞给了她,“好了,别哭了,都给你。”

    等女孩基本平静下来后,程锦问了些问题,从女孩的叙述中可以发现,以前的三中环境确实恶劣,或者说桃门这地方生存环境就很恶劣。

    韩彬道:“各个部门的人都拿钱不干活?”

    步欢道:“大概嫌工资少,都在赚外快。有人干坏事,才方便上门收钱啊。”

    女孩突然插话,“不干坏事,要收你的钱,一样能找到很多借口。”

    “也是,我们交流交流,看其中的门道有多少……”

    聊得差不多,众人犯了难,现在怎么办,送这姑娘回去?

    女孩看着景行止,“我知道你是外乡人,我不要你的钱了,你能不能带我走?”

    景行止笑了,“作孽,看来我还挺有魅力的。啧,你就这么随随便便跟人走?”

    “你是好人。”

    景行止厚着脸皮扛下了,“这我知道。”

    女孩又道:“反正怎么也比在这里好。”

    景行止道:“如果没这里好呢?”

    女孩想了想,“那我也跟你走。”

    游铎有点犹豫地说:“其实你自己也可以离开这里。”

    女孩垂下了头,“我的身证份被扣了,而且我从没去过外面……”

    程锦终于开了口,温言道:“我来安排,送你去新的地方读书生活。”他基本上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计划。

    女孩却是像有雏鸟情结般地只看着景行止。

    景行止乐了,“小杨,你看,有人觉得我比程锦还可靠。”

    杨思觅抬起头,“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听到他的声音,转头看他,看得有点愣。

    杨思觅道:“嗯?”

    女孩有点脸红地低声说:“徐梅梅。”

    杨思觅微微点头,“徐梅梅,如果你想过好一点的生活,那就跟我们走。如果你想过能欺负别人的生活,那就跟他走。”

    程锦叹气,“思觅。”

    景行止也叫:“我没答应要带她走啊!”

    女孩道:“我跟他。”

    景行止瞪她,把她手上那把钱抢回去,“我这就把你卖掉。”

    女孩咬着唇不说话。

    之后,徐梅梅跟着他们回了他们住的地方,景行止拎着她回了自己房间,“不是要跟我?那来暖床吧。”

    程锦头疼得很。过了不久,他带着叶莱去敲门,准备说那女孩还是和同性一起住更方便。

    敲门一看,徐梅梅在打地铺,景行止自己舒舒服服地躺在大床上。

    景行止道:“行了,带她走,瘦得像排骨,看着就硌得慌。”

    徐梅梅还不肯走。

    程锦只能说:“没事,他明天还在这里。他跑了我也会带你找到他。”他让叶莱把徐梅梅带走。

    景行止有点目瞪口呆,“程锦,你这闲事管得……”

    “是你的事,你带她回来了,那她的事你就要管到底。晚安。”程锦帮他关上了门。

    “他这是生气了?”景行止看了两秒那扇合上的门,拿出手机发信息:四爷,我拣了个人,你要不要啊?送给你,白送。倒贴也行,价钱我们当面商量。

    司码:……

    刚回房,程锦的衣领便被人揪住,温热的气息凑近,贴着唇,“你真忙,有这么多人要去关心。”

    程锦说:“我只出去了三分钟。”

    “答错了。你的每秒钟都是我的。”

    “嗯。”程锦在笑。

    “错了要受罚。”

    “……”程锦的笑声低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大家发现多出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才认出来是昨晚那女孩,卸了妆挺漂亮一姑娘,跟昨晚几乎完全不像了。

    游铎走到程锦身边和他说郑向律那边的后继调查,“那些混混被搸的事和他有关,他找人打的那些人。”

    步欢道:“郑向律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徐梅梅道:“我听说过他,好像说他来头很大,最好不要随便得罪,现在他在三中,那些人都不敢去三中闹事了。”这个她昨晚没说,看来她是真的决定要跟他们一起了。

    程锦道:“三中,一个学生刺伤了不少同学的事,你听过吗?”

    徐梅梅点头,“应该是一直被欺负,终于忍无可忍了吧,我很佩服他,敢反抗。”

    真实情况和她想的其实不同,程锦便没再接着问这个,而是换了件事来说,“那三中的那个老师被杀的事,你知道吗?”

    “听说了,那老师喜欢对女生动手动脚,终于动到了不该动的人,被杀了活该。那个杀人犯我见过,不是坏人,他从不会随便欺负人。”在徐梅梅看来,没随便欺负人基本就是好人了。

    程锦还是问:“你怎么知道那老师对女生动手动脚?”

    “大家都知道,经常有人说谁谁肯定被他玩过了,他家有人是当官的,没人敢告他,而且那些父母嫌丢人,这种事在这里大家都觉得丢人。”徐梅梅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景行止笑道:“所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下不去手杀人,来这听听故事,杀人这种小障碍很好克服的嘛。”

    程锦道:“别胡说。罪有轻重,错有大小。有些人不是故意那么蠢,只是没人教过他们怎么不蠢。没人一开始就什么都懂,人是可以被改变的。”

    景行止大笑,“我只听懂了你在骂他们蠢。”又说,“小杨,天天听他唠唠这些,你居然还没甩了他?你忍耐力很强了嘛。”

    杨思觅道:“我觉得很可爱。”他在程锦脸上亲了口。

    “……”

    景行止觉得自己的战斗力被清空了。

    连程锦都一时无言。

    “咳!”步欢拣回话头,“以这里老师的水平,好像会越教越糟。”

    程锦道:“别偏激。不会都是老鼠屎,也会有不少不错的老师。生气的话,就多收集证据,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

    大家眼睛都亮了起来。

    景行止吹口哨,“你们像盯上猎物的眼镜蛇。”

    早餐后,程锦和杨思觅去狱中见赵鑫。本来,程锦有考虑要不要去见施惠,但想想这里的人那么喜欢说三道四又不辩是非,决定还是算了,不去给人家小姑娘添麻烦了。

    赵鑫很光棍地说:“就是我杀的。”大有种十八年还是条好汉的豪迈。

    程锦皱眉,不过十几岁的男生,都还没满十八岁,怎么就不把生命当回事?既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施惠有没有告诉你刘老师的一些事?”

    赵鑫立刻说:“没有!是我自己想教训一下他,谁让他多管闲事。”

    程锦想了想,干脆明确地说:“如果刘老师有做错事,你可以适当减罪。”

    没想到赵鑫还是说:“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杨思觅道:“你喜欢施惠是吧,你为她拼上这条命也没用,她不会喜欢你。”

    “她喜欢我,我们是两情相悦的。”

    杨思觅笑了笑,“她只要站出来说清楚事情真相,你就不用被判死刑。但她不打算出来,她在利用你,你很快会死,而她马上会忘了你,然后和别人在一起。”

    赵鑫被激怒了,破口大骂,脏话连篇,最后哭了,“……被人知道了她怎么做人……敢欺负我的人,怎么敢欺负我的人……”

    离开了监狱,杨思觅道:“跟他们好好说没用,他们不领情。”

    “哦。”程锦应了声,表示听见了。

    杨思觅看着他,觉得他没领会自己的意思,决定解释一下,“不要对别人那么温柔,只许对我好。”

    程锦倒吸口凉气,可爱,温柔……可是,最近杨思觅也没看什么电视剧啊。“小安最近在看什么电视?”

    “你想看?”

    “不,我认为她应该少看一点,要多把时间花在训练专业技能上。”

    一个月后,屈跃向谢铭抱怨,“我们是安全部吧?我们是安全部啊!怎么尽去抢别人部门的活干,我们自己的活难道都干完了?没有!要做的事数都数不完。你知道有多少人来我这投诉吗?指桑骂槐地说我们狗拿耗子……”

    谢铭插嘴,“猫干不好活,怪狗能力太强?”

    屈跃道:“说我们尽搞破坏……”

    “不破不立嘛。”

    屈跃道:“说我们总给他们挖坑,而且挖的是天坑,还只挖不补。”

    “总得留点活给他们干吧,我们都干完了,他们不是得下岗?”

    屈跃道:“公安部的活我们支援一下也就算了,怎么教育民政财政等等的事我们也能去插一手?!这是想翻天吗?”

    谢铭道:“也没多大事,你急什么。你不想程锦多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屈跃默了。

    谢铭道:“你看,明明是自己不管,现在还来找我抱怨。我提醒你,特案组早就不在我的局名下了啊。”

    屈跃道:“我就是郁闷……”

    谢铭安慰道:“年轻人做事是欠考虑一些,多磨几年就好了。”

    屈跃冷哼了声,“再磨几年,说不定真能翻天了。”

    “哦。”谢铭看一眼时间,这电话打得有点超时,她决定边敷衍边做自己的事去。

    屈跃继续唠叨着……谢铭偶尔出个声,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在自言自语……      
        
《特殊案件调查组IV》最新章节第101章 择命10(完)由星-月-书-吧 W★w★W.Xyshu⑧⊙n★et整理上传
致特殊案件调查组IV的读者:
①若读者阅读都市小说小说《特殊案件调查组IV》最新章节第101章 择命10(完)时发现本站未能及时更新或者本书章节出现错乱内容缺少以及页面不能打开等情况,请您发站内短信通知我们:【发信给管理员】!
②为了让作者大大能提供更好的作品,请广大读者有条件的就去买VIP阅读;没条件的就多多宣传特殊案件调查组IV无弹窗。尽可能的支持作者!
③《特殊案件调查组IV》最新章节第101章 择命10(完)由星月书吧首发更新,如果您发现第101章 择命10(完)没跟上更新的速度,请通知我们。
④如果觉得《特殊案件调查组IV》好看,不要忘了收藏到书架方便下次阅读,更不要忘了投推荐票(⊙^⊙)哦,推荐多的作品会得到优先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