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猎君心 > 正文 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
星月书吧域名由www.xyshu8.com更换为www.xy48.net-------          【 】,

               ——“长公主您怎么也来了?”守卫看见夜色里踱近的人影,赶忙跪地道,“属下叩见长公主。”

    “公主…”云修心里咯噔一下,“我来这里是想…”

    “来这里还能见谁?”柴婧掀开裹身的斗篷,露出与白日里一样明媚的面容,“走,跟本宫进去…你一定有话要对他说。”

    寂静如子夜坟场的天牢里,每一步踩下都有不绝的回声骇人的荡起,古老的墙壁缝隙里渗出潺潺细绵的水流,在干裂的地面上蔓延开来,却迟迟融不进早已经封硬的泥土里。

    天牢的尽头,闪着幽冥的火光,领路的狱卒不时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柴婧与云修,“长公主,王爷,慢些走,小心脚下。”

    云修忽的一把抓住柴婧的手腕,柴婧侧身看向云修,云修咬唇试探劝道:“公主…不如,不去见了。”

    “你怕?”

    “不是。”云修急促的否认道,“他已经够惨…你我再去…”

    “惨?”柴婧合目露出哀恸,“宫变那晚他做下的事,如何再惨都不为过。”

    ——“就在前头了。”狱卒指着道,“属下先行退下,长公主和王爷有事就唤一声。”

    柴婧停下步子,转身看着一侧空空荡荡的牢笼,她记得上回踏入天牢,还是送沈泣月进来,沈泣月就是关在这里,裹着单薄如纸的瑟瑟身体蜷缩在角落,求每一个人取了她卑贱的性命,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残存在这永不见天日的黑夜里。

    没有人帮她,她还是靠了自己,她用最凄烈的方式——以长发绕颈自缢而亡。柴婧再走近这里,忽然有些怜悯这个女人,她不过是与自己一样,遇人不淑,误尽半生。

    ——“王爷?”天牢尽头的鬼火里,一个沙哑干涩的声音如魅泣般响起,“王爷?!柴昭又封了何人为王?婧儿,是你来看我了么?婧儿,你终究是弃不了我。”

    叮叮当当的脚链声爬近早已经被铁水封死的锁芯,李重元摇着一动不动的锁扣,“婧儿,快让人拆了这锁扣,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时至今日,你还幻想可以出去?”柴婧注视着眼前不堪入目的昔日夫君,他面容枯槁,发丝蓬乱黏腻,那双俊逸的黑目早已经没有半分神采,无望的瞳孔闪出一丝求生求活的光泽。

    “婧儿来见我,便是要带我出去!”李重元重重摇晃着锁扣,“婧儿,不要走,带我走啊!”

    云修低叹了声,借着黑暗的遮掩转过身不想让李重元瞧见得志的自己。李重元止住摇晃的动作,眼睛死死盯住柴婧身旁英挺峻拔的背影,发声道:“婧儿身旁的那位…不知是柴昭新封的哪位王爷?吴佐…不是…殷崇诀…?不可能…还会是谁…是谁?可否转身让我看一眼,也不知我还认不认得…”

    “云修。”柴婧唇齿微张,“他想见你,你就让他看你一眼。”

    ——“云修!?”李重元惊的爬向后头,“不可能的,云修为王?你不过一个与饿狼争食的浪人,如何得以封王?柴昭真是无人可用无人可封,竟会轮得到你云修!”

    云修摇着头缓缓转身,李重元猎犬般扑近身子,凹目死死看了许久,仰头哀嚎道:“云修,真是你!苍天不公无眼,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一无所有的是我!云修,王爷,放我出去!你与柴昭情同手足,你去和他说,放了我,我李重元甘愿永居苍山,此生再不踏出苍山半步,云修,我求求你,去和柴昭说,可好…可好!”

    “没人来带你走。”柴婧朝云修伸出手,十指微动扣住了他温热的手心,杏眼定在了李重元难以置信的惊恐神色上,“云修立下汗马功劳,皇上已经封他为雍王,封地雍城百里。本宫会和雍王一道往南方去…”

    ——“我不信!”李重元捂着耳朵嘶吼道,“我不信呐!别说了,别说了…不可能的,我不信!”

    “这是本宫最后一次来见你。”柴婧俯下身子端视着快认不出的李重元,眸子凛冽透澈,再无怨恨,也无失望,有的只是看破一切的澄定,“今日之后,你便真的是一个人…守着封印的锁芯,一生一世。”

    ——“雍王…救我…”李重元赤红的眼睛看向一言不发的云修,哀求道,“雍王放了我…我一日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柴婧瞥向沈泣月待过的牢笼,“她也不想,便是自己了结。你却还妄想可以活着出去…”

    柴婧拢上斗篷,拉了拉云修的手腕,“走了。”

    ——“婧儿…公主放了我…雍王…救我,救我…”

    云修咬牙直视着李重元,“我会永远在公主身边,一辈子都不离开。”

    ——“哈哈哈哈哈哈…”李重元惨烈癫狂的笑声在空旷的天牢里回荡不止,“放了我,放了我,我去苍山守着冰湖也好…永远,永远都不出来,不出来!!!”

    “他是…疯了么?”云修见李重元狰狞变形的面容道。

    “他没有疯。”柴婧背身朝天牢外走去,“他,怎么会疯,还想着出去的人,是不会疯的。”

    天牢外,夜风骤起,也许是天牢的湿寒太重,柴婧就算披着斗篷还是微微颤着身子,云修解下自己肩上的披风,披在了柴婧瘦削的肩背上,低头轻柔的替她扎紧缎带,才一抬眼,就见柴婧目不转睛的看着有些慌乱的自己。云修急促的收回手,吞吐道:“公主…我…”

    柴婧也不应他,二人并肩幽慢的踱行在寂静的夜路上,不时举头望月,却是久久无言。

    “云修。”柴婧突然开口,“你心里是何时有的我?”

    “第一眼。”云修手背贴近唇边,齿间狠狠咬了口像是给自己鼓着劲,“第一眼看见你。”

    ——“我嫁给旁人,你是不是很不痛快?”

    “不是。”云修注视着手背上深深的牙印,“那时他待你那样好,为柴家殚精竭力,你们夫妻和睦情深,我为公主高兴。”

    ——“他负我,害我柴家,你又作何打算?”

    “再也不离开你,此生都护着你,谁要再敢伤你,我便杀了他。”

    柴婧止步不前,云修赶忙跟着停下,扭头去寻她,俩人一前一后的姿势被皎洁的月色深深锁住,月光像是给了云修莫大的勇气,他一个恍惚拥住了心上的那个人,颤动的指尖深深按进柴婧的衣衫里,像是要融进她的骨血里,再也不离开。

    柴婧任他紧紧抱着,微冷的手心抚上了云修抖动的脊背,如同安抚一个莽撞的孩童。

    乾坤宫

    柴昭褪下中衣仰卧在龙榻上,岳蘅吹熄燃着的红烛,托着腮帮迟迟不动,一手捻起发梢轻柔的挑/弄着柴昭的嘴角,喉结,幽幽向下…

    柴昭闭目低哑笑道:“便是这样么?还是让朕来?”

    岳蘅抿唇不语,轻盈的身体俯在了柴昭的身上,柔软压着柴昭起伏的胸膛,让他不自觉的吞咽着喉咙,低低的闷哼了声。柴昭张开双臂环抱住妻子的酥肩,掌心不住的拂拭着她光滑如玉的脊背,口中喃喃唤着“阿蘅,好阿蘅…不要离开朕。”

    “不离开。”岳蘅吮/吸着丈夫的每一寸,听着他口中难耐艰辛的低颤,愈发觉得满足有趣,“不离开你…”

    她的温热湿润灵巧的到来柴昭的昂/扬处,柴昭十指攥住身下的被褥,鬓角溢出大颗的汗珠,喉咙的颤动声愈发嘶哑,“阿蘅…啊…阿蘅…”

    像一圈圈炫目的光环晕染开来,柴昭的周身都浸染在无限的舒爽快慰里,他**着岳蘅的柔糯处,身子犹如陷入了新摘的棉花垫里,再也不愿意起身。

    昂/扬高耸着想急急的往更深处探寻,一下,又一下…已近巅峰的柴昭难以自制的抚上了岳蘅的发髻,想她陷入的更深些,可他还是心疼的,他怕自己的坚硬伤了心爱的妻子,“阿蘅…快出来…朕…朕快受不住了…”

    岳蘅却没有止歇的意思,柔软越发灵动快速,感受着那份涨大的颤动,恨不得将他包裹在自己的心上。

    “啊…啊…”柴昭低吼着一把扶起岳蘅的头,急速的热/流喷涌向上,溅落在二人滚热潮湿的身上,整个寝屋里弥漫着暧昧的情爱之息,让人愈加脉动不止,只想相依相偎,永不放开彼此。

    “阿蘅…”柴昭大力的抚摸着岳蘅的散乱的青丝,灰眸满是畅快的满足,“该是有些不舒服吧?”

    岳蘅抿了抿唇尖,面颊通红发热,依偎在柴昭灼热的心口,羞得说不出话来。

    柴昭顶住她的额头,爱怜笑道:“下面,就该是朕出手了吧。”

    岳蘅还来不及反应,柴昭的身子已经覆上,指尖探向秘密处,见早已经润湿一片,低笑道:“阿蘅已经等了朕许久了…”

    岳蘅一阵羞窘,想推开他,可自己哪里推得动重力压覆的丈夫,柴昭静静注视着有些急恼的岳蘅,低笑声又起,扳直她的手腕轻轻扣住,唇齿探寻着她的柔糯,挨个儿吸/吮着里头的香甜,怎么也不舍放开。

    岳蘅周身酥麻,也不再有力气推他,只得任他摆弄着,迷离的眸子痴痴望着动作着的柴昭,搂住了他汗湿的颈脖。

    借着湿润柴昭冲进了那个渴盼多日的密/地,二人低呼着对方的名字,像湖底的水草痴缠在了一处…

    撞/击声连绵不绝,帐子外摇床里的柴桐低低的咿呀了声,岳蘅按住柴昭耸/动的身子,喘着气道:“桐儿…是不是醒了?”

    柴昭粗喘着掀开帐帘,见摇床里的儿子惬意的翻身睡去,又看了会儿,这才探回身子道:“没有…又睡过去了,睡得正香呢…”话语间,动作又起,一下重过一下,岳蘅低低呜咽着,将炙热的身体朝丈夫的刚硬迎送过去,永无止境。

    “朕…”柴昭狠狠亲了口岳蘅迎上的身子,“朕要给桐儿再添个妹妹,可好?”

    “你终于想要个女儿了…”岳蘅闷闷迎合着道,“就不怕…让你这个柴少主又化在另一个女人的绕指柔肠上…”

    “朕只是想着…”柴昭身下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想看看朕和阿蘅的女儿,生的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和朕的阿蘅一样…让人一见铭心…刻骨难忘…阿蘅…啊…啊…”

    柴昭还想再久一些,可也有些日子没弄了,被岳蘅紧搅着一阵澎湃,嘶/吼着涌满她的深处…

    岳蘅被热流激的一阵眩晕,绵软的瘫倒在早已经湿透的床褥上,半点也是使不上力气,只能紧紧抱住自己的丈夫,口中轻轻唤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三日后,云修和柴婧告别柴昭夫妇往雍城去,雍城,那里已经是蔓陀花遍野开放的季节,柴婧满目憧憬云修口中说了许久的美丽,她实在太想亲眼看到漫山遍野的蔓陀,让那大片的绚烂填满自己的心底,再无阴霾,只有烂漫。

    不过七日,苏瑞荃带着女儿苏星竹离开太尉府往老家去,马车上,苏星竹掀开车帘,不甘的回望向自己待了二十载的繁华徽城,倾城美艳的脸上满是怨恨羞恼。

    “别看了。”苏瑞荃咳了声道,“能安好的离开已经是老天庇佑,你我做过什么,皇上虽是没有真凭实据,可心里该是明白…追究起来也是早晚的事,你我父女要想平安,就必须离开徽城,走的远远的。天下已经是柴昭的…再无变数了…”

    苏星竹忿忿的探头往长街看去,见恢弘的太尉府里自己越来越远,眉眼溢满痛绝,“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爹和女儿什么都得不到!柴昭…为什么最后留下的会是他!”

    “记得爹与你说过什么?”苏瑞荃叹着气抚须道,“识英雄,也是本事呐。你没有岳蘅的眼光与命数吧…罢了,与爹离开这里,能好好活着就是难得了。”

    苏家的马车浩浩荡荡的穿过徽城的长街,途经定国候府时,紧闭的府门幽幽打开半壁,穆蓉环抱着城儿冷冷站立在门后,目送着苏家父女从自己眼前离开…

    ——“夫人,就是苏家的人做的。”管家模样的男子凑近穆蓉的耳边低声道,“属下让人细细查过,终于找到了那夜送殷崇诀离开徽城的水车车夫,那车夫说,给他重金带走殷崇诀的,就是苏家的那位小姐,苏星竹!”

    “殷崇诀不走,崇旭就不会死!”穆蓉咬牙狠狠道,“有份害死崇旭的,都要死!都要死!”

    男子俯首道:“夫人放心,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见终于远离徽城,苏瑞荃也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柴昭确实也不再想为难苏家…总算是放过了咱们…”

    苏星竹倚靠着冷冰冰的车门,像是听不见父亲的话语,昔日湛湛有神的星目宛如一滩死水,再无波澜。

    夜色至,冷风起,数十个黑衣人影逼近苏家的马车,刀光骤亮,还不等苏家父女反应,马车的车帘已经溅满殷红的血水,触目惊心。

    ——“什么人!”苏瑞荃惊恐的喊道,“什么人要取老夫的性命!”

    黑衣人踢开车门拉扯出苏家父女,凛冽的刀刃逼近瘫如烂泥的这二人。

    ——“柴昭!?”苏星竹哀嚎道,“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派人杀我们!一定是他!他口口声声让我们离开,这又是反悔么?”

    “看来苏家造的孽不少。”为首的黑衣人嗤嗤笑道,“要你们性命的另有其人,究竟是何人?你们父女见了阎王再慢慢去想吧…”

    刀剑刺入皮肉的战栗声划破了深夜的寂静,苏星竹圆睁的眼睛戚戚的对视着密云里探出的弯月,月色清亮依旧,她那双流转的美目,却再也闪不出勾人摄魄的莹光。

    一年后,云都,皇宫

    “皇上看呐,小皇子们多可爱。”两个嬷嬷抱着怀里生的一模一样的婴儿递近柴昭。

    柴昭匆匆看了眼,步子却急不可耐的往寝屋里走去,“朕先去看看阿蘅。”

    封碧儿拾着温热的帕子擦拭着岳蘅额头的汗珠,见柴昭进来,赶忙站到一旁,“皇上。”

    柴昭抽出湿帕,倚着岳蘅坐在床边,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满目心疼。岳蘅睁开眼,触着丈夫的指尖绽出笑容,“嬷嬷说,两个都是儿子?”

    “是。”柴昭俯身贴住岳蘅的额头,“朕可有些失望呢,之前说是双生儿,朕想着怎么也该有一个女儿吧…竟然两个都是儿子?阿蘅你可得记着,还欠朕一个宝贝女儿。”

    诞下双生子不久,岳蘅做主将身边的封碧儿说与吴佐为妻,夫妻和美,羡煞旁人。

    柴昭一统天下的的第三年,终于如愿得到一个公主,取名唤作柴乐儿,封为朝云公主。

    就在这一年,雍城也传来大好的消息,柴婧在温暖的南方,久经调理,竟是也怀上了身孕,年末产下一女,柴昭大喜之下,赐雍王和永乐公主的女儿“裳”字为名,唤作云裳。

    大周傲视天下百年,千古一帝柴昭后宫唯有一位皇后——岳蘅。

    ——“在沧州等我,我一定,会去娶你!”

    ——“阿蘅,你命格里,注定有我柴昭的名字。”

    “柴昭…”

    ——“我在这里。”

    全文终,没番外了!新文《良宵渡》今日开文!求捧场!!!(www )      
        
《猎君心》最新章节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由星-月-书-吧 W★w★W.Xyshu⑧⊙n★et整理上传
致猎君心的读者:
①若读者阅读言情小说小说《猎君心》最新章节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时发现本站未能及时更新或者本书章节出现错乱内容缺少以及页面不能打开等情况,请您发站内短信通知我们:【发信给管理员】!
②为了让作者大大能提供更好的作品,请广大读者有条件的就去买VIP阅读;没条件的就多多宣传猎君心无弹窗。尽可能的支持作者!
③《猎君心》最新章节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由星月书吧首发更新,如果您发现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没跟上更新的速度,请通知我们。
④如果觉得《猎君心》好看,不要忘了收藏到书架方便下次阅读,更不要忘了投推荐票(⊙^⊙)哦,推荐多的作品会得到优先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