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希腊神话]战神 > 正文 第135章 番外二
星月书吧域名由www.xyshu8.com更换为www.xy48.net-------          【 】,

               作为阿瑞斯的爱人兼职奶妈的阿波罗痛并快乐的生活了七年,突然有一天,他发怒了。对象还不是别人,正是他和阿瑞斯的结晶,他疼爱有加的儿子。

    “你想都不要想!我不会同意的。”阿波罗扭过头,表示不愿意再听。

    菲泽科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被宠坏,“我才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就是要和阿尼奥结婚!还要在宙斯的大殿里,让所有的神都来看。”

    阿波罗牙根气的发抖,又是阿尼奥,死不了又摆脱不掉的臭虫。这些年他最厌恶的人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但现在想这些没有用,重要的是怎么让亲亲儿子的脑袋瓜灵光。

    “菲泽科斯,”阿波罗摇身一变,语重心长,“结婚并不代表什么,他不但不能稳系你们,相反,他还会让你们之间出现隔阂。爱情是没有绝对和永久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可能让它保持着永不厌倦的活力。自由就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不论是身体自由还是精神自由。在婚姻的枷锁和责任面前,一些对美的幻想和悸动也要化美妙为罪恶了。当你反复体验到这种沮丧,你就会对你们的关系产生反感。对你们的婚姻,对阿尼奥整个人。”

    菲泽科斯架着胸,他没明白父亲的长言大论,但不影响他反击,“所以,你和父亲不结婚是因为您时常对别人幻想么?”

    “什么?”

    “所以不光是精神出轨,连身体自由您也要把握咯?”

    “什……”阿波罗难以置信,“我是在说你们……”

    “所以说,你和父亲不包括在内,那你们之间不能算是爱情喽?所以说,其实您并不爱父亲喽?额,我想父亲一定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着菲泽科斯隐含的威胁,再想到大脑空空的爱人如果听到了这些话,忍受着天大委屈的可怜样,阿波罗石化了。

    菲泽科斯的婚礼如期地大肆宣传开了。阿波罗气闷地没有动静,阿瑞斯则是好吃好喝事不关己。当然,周围的神灵们对这对爱人也不看好,但是也没有人关心到去劝说。就在婚礼的前一天,阿波罗心烦意乱。这时阿瑞斯走了进来,他的气压很低,脸上竟然带着征杀时才有的残忍狰狞。

    “阿波罗,”他坐在床边,看着背对着自己爱人,“我有件事情问你。”

    阿波罗正愁没有地方发泄,说起话来是既敷衍又气愤,“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说话,你离我远一点,让我静一静。”

    阿瑞斯默然地静坐着。好一会儿,他才动了动,抱住了阿波罗,躺在他的身边。

    “亲爱的,我想要……”他吮吸着阿波罗的耳根,略有些沙哑黏腻的声音颇有些撒娇的意思。

    要是以前,阿波罗早就嗷嗷叫着化身为狼了。但是此时,面对着阿瑞斯无以伦比的美色,他不为所动不说,还懒洋洋的向外挪了几步,避开了阿瑞斯。就是这不经意的几步,让阿瑞斯瞬间眼底通红,青筋暴起。

    “阿波罗,告诉我,你没时间跟我说话,你的时间都用来跟谁说话了?”

    阿波罗背脊一凉,心塞顾不上了,“这是什么意思,阿瑞斯?”

    他说话间看到了阿瑞斯的神情,马上意识到了事态不妙。几乎是同时,他就想到了菲泽科斯。

    “是不是有人跟你瞎说了?亲爱的,不要相信他们的话。你要相信我,我用我的整个生命在爱你,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

    阿瑞斯的情绪没有丝毫好转,他已经被阿波罗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现在看着貌似还气势汹汹,实际心里面早已经一塌糊涂。

    “还需要别人说么?我自己有感觉,我不是傻瓜!你最近几个月都不愿意看我,也不跟我主动讲话,你到底是……”

    他激烈地起伏着胸膛,直到被痛苦逼迫到忍无可忍地弯了腰,“如果你不想要我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走的。”

    他说完便再也支撑不住,掩面垂下了头。阿波罗既心痛又好笑,心情复杂地无以复加。他把手掌附在阿瑞斯的脸上,刚要开口安慰,一只青铜铸就般的手臂已经卡住了他的脖颈。阿波罗消声了。

    “呃,呃呃……”

    阿波罗扣着脖颈上的手掌,想要奢取点珍贵的空气。而阿瑞斯也转过头来了。那副样子和阿波罗变羊的时候,看到战神气急败坏的德行是一个样。当时他的结果有多惨烈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回又是个什么下场,他已经预料到了。

    “我做不到,阿波罗。我做不到让你再走。还不如就这样杀死你,杀死你我心里还能舒服点。”

    阿波罗的绿眼瞬间瞪圆了。

    要不要这么惊悚?直接就要命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阿波罗不住地挣扎着,心里更是把菲泽科斯骂了个狗血喷头。要是自己真有什么不测,菲泽科斯就后悔去吧!还有阿瑞斯,他要是知道他是被骗的,估计也要活不下去了。

    “你放心吧,你先死,随后我也死,咱们还能在一块儿。”

    果然……眼看着阿瑞斯另一只手已经压在了自己的头顶,下一步只要一扭他就要歇菜,阿波罗心里什么都不想了,径直打开了双腿夹住阿瑞斯的腰胯使劲摩挲。一下,阿瑞斯迟疑了。两下,阿瑞斯手不用力了。三下四下五六下,小阿瑞斯立正了。

    “额……”阿瑞斯眼神游移了一下,“要不咱们最后再来一次?”

    阿波罗迫不及待地抛了个媚眼,那个浮夸的演技让战神都浑身一抖。但好赖阿瑞斯还是松了手,阿波罗的脖子一自由,人都要软在战神的怀里。他猛烈地咳嗽了几声,眼泪也逼出了不少。阿瑞斯这时候知道心疼了,一边给爱人拍背,一边找水喂给他河。别说是一会儿再死了,他现在连阿波罗的一个手指头都不忍心再碰。

    阿波罗喘息几下,想到自己平白无故经这一遭,怒火已经实质地开始燃烧。但他不会责骂阿瑞斯,阿瑞斯所受的煎熬不比他少。要让他自己做出杀死阿瑞斯的决定,那必然是自己先一步步入了癫狂。但是菲泽科斯和阿尼奥……阿波罗冷冷笑了。

    “阿波罗,还痛不痛?”

    阿瑞斯这边还紧张地跟爱人吹吹。阿波罗酝酿一下,抬起了头;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滴落下来,捶打在阿瑞斯的心上。

    “阿瑞斯,你为什么都不肯听我解释?难道我们之间已经连一丝的信任都兼容不下了吗?”

    阿瑞斯早就悔不当初了。

    “我,我,我错了……”他说着自己都觉得乏味和没意义的话,嘴巴撇了撇,最后竟然真的掉了眼泪,“我只是害怕听你说,我不想听你说分手。再一次,又一次,我受不了……不要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在他看来,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不说阿波罗是不是真的没感觉了,出了这么一档子,他也不太可能还留下。想到这里,他最终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起来。

    “哦,亲爱的……”阿波罗把爱人拥进了怀里。

    跟阿瑞斯真诚的泪水相比,阿波罗带着目的的眼泪就显得不值钱了。阿波罗以前一直认为,在这场爱情中,是他自己的牺牲最大。他常常做着最坏的打算,而阿瑞斯几乎没有任何的损失。但是现在,他没有比现在更清楚的认识到,阿瑞斯早已成为了这场爱恋中的俘虏。他是爱情的奴隶,也是他阿波罗的奴隶。在他们谁都意识不到的时候,阿波罗早就成为了让阿瑞斯生又能让他死的存在。

    心甘情愿,毫无怨言。这就是阿瑞斯的心声。

    阿波罗的手臂捂得更紧了,他突然有一种想法,他们正在逐渐成为彼此的神灵,所有的心神也不再属于自己,而是交由对方去主宰。一个联系着另一个,无法割离,成为了同一个共生体。

    他脸颊蹭蹭爱人,细语央求道:“别哭了,宝贝。”

    阿瑞斯也想不要哭,他抽泣着说道:“你,你是不是,要离开我?是不,是真的要走?”

    “我哪里也不去,我爱你,我永远不离开你。”阿波罗尽他最大的努力让阿瑞斯相信,然后一个深深的吻发生在他们之间。阿瑞斯承受它,回应它,延续它。

    阿波罗拇指擦拭着爱人的眼角,“你也要答应我,你哪里也不去,永远不离开我。”

    阿瑞斯不能祈求再多了,他握紧了彼此的手指。

    “我答应,我发誓。”

    阿波罗满足地笑了,他解开了两人的衣服,然后环住了阿瑞斯结实的腰。

    这一回的爱爱简直畅快淋漓。不光是两人之间,连阿波罗这段时间里的苦闷也一道清空。还有阿瑞斯激动到无以复加地表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刺激,总之战神大人敏感地不行。阿波罗几个挺身,爱人就扣着脚趾吐了一床的白沫。他死死压着阿瑞斯精瘦的胸膛,全身和爱人交缠在一起,只有腰部在缓慢轻柔的绕着圈。阿瑞斯颤抖着打着牙关,这不过是稍显过分的挑逗,他就又要迎上高峰。

    “为什么会……嗯,嗯哈……这样?”

    阿波罗咬着阿瑞斯硬硬的肉粒,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妙的催化,不过只要舒服就好。更何况,这样弱势和沾染着情*欲的阿瑞斯实在是合他心意。

    “别管那么多了,对于上天的恩赐,我们只要体会就好……”

    阿波罗说完,专心地搅起蜂蜜罐子。那种黏稠地,让人头脑发昏的搅拌声啧啧响了起来。阿瑞斯哼鸣着挺起了胸膛,他说不出话,却让一些奇怪的想法攻占了大脑。他隐隐看到溢满了蜜水的蜜罐,铜杵不时地在瓶口滑动,引得水波震荡。然后,它粗壮的木身猛灌了进去,一瞬间汁水四溅。随即,它捣动起来。

    “那里,不行……啊啊啊啊啊!”

    阿波罗憋着气猛碾,“我就是喜欢弄这里……”

    阿瑞斯曲张着手指地紧抓自己的大腿,也许是阿波罗,也许是他自己,或者是两个人一起抽搐着,他松弛了他的腰。

    第二天大早,阿瑞斯擦了擦身子就去了宙斯的大殿。据当时在场神灵的回想,战神大人气势冲冲地突进,把两位新人大骂一顿。然后,他和他的好朋友阿尼奥恩断义绝,又当着所有的神灵在菲泽科斯的屁股上狠拍了一百下。

    下面是佚名的目击者证言:我发誓爸爸打了他至少有一百五十下,我当时就在他的旁边数。爸爸太厉害了!而且,我现在才知道爸爸有多爱我,他打我从来没有超过十下!

    而菲泽科斯,他没能坚强到坚持完婚礼,实际上战神一放开他,这位新晋的神灵就抹着眼泪跑走了。至于之后,也没有了续办婚礼的音信。据线人汇报,他们遇到了感情危机。

    至于阿波罗,他在舒适的床铺上翻了个身,神清气爽地蹬了下腿。我亲爱的儿子,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枕边风什么的不是谁都能吹的,而阿瑞斯的暴力也不是谁都能受得起的。      
        
《[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第135章 番外二由星-月-书-吧 W★w★W.Xyshu⑧⊙n★et整理上传
致[希腊神话]战神的读者:
①若读者阅读都市小说小说《[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第135章 番外二时发现本站未能及时更新或者本书章节出现错乱内容缺少以及页面不能打开等情况,请您发站内短信通知我们:【发信给管理员】!
②为了让作者大大能提供更好的作品,请广大读者有条件的就去买VIP阅读;没条件的就多多宣传[希腊神话]战神无弹窗。尽可能的支持作者!
③《[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第135章 番外二由星月书吧首发更新,如果您发现第135章 番外二没跟上更新的速度,请通知我们。
④如果觉得《[希腊神话]战神》好看,不要忘了收藏到书架方便下次阅读,更不要忘了投推荐票(⊙^⊙)哦,推荐多的作品会得到优先更新哦。